主页 > 智库 > 正文

cctv3LPR连续19个月“按兵未动”!货币政策仍将“

2021-11-24 14:06    西甲直播/漳州/西甲直播

  11月22日,中国人民授权全国间同业中心公布最新一期的贷款市场报价(LPR),其中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

  1年期和5年期LPR均连续19个月维持不变。

  央行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政策执行报告明确了下一阶段的主要政策思路。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以我为主,稳字当头,把握好政策力度和节奏,处理好经济发展和防范风险的关系,做好跨周期调节,维护经济大局总体平稳,增强经济发展韧性。

  LPR连续19个月维持不变

  11月22日,最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LPR)报价出炉,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自去年5月以来,LPR连续19个月保持不变。

  11月15日,央行开展10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同样维持不变。通常来看,当月MLF利率不动,这表明11月LPR报价的参考基础未发生变化。因此,市场对11月LPR按兵不动已有预期。

  自2019年9月以来,1年期LPR报价与1年期MLF招标利率始终保持同步调整,点差固定在90个基点(0.9个百分点)。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净息差与上季末持平,继续停留在历史低位附近,各项利润指标承压。由此,商业银行下调关键贷款利率定价参考基准的动力不足。

  对于LPR按兵不动的原因,东方金诚首席宏观王青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7月15日全面降准落地,而此后LPR报价连续4次保持不动,一个直接原因是本次降准带动的银行边际资金成本下降幅度较小,尚不足以促使报价行下调LPR报价0.05个百分点(LPR报价最小调整步长)。

  王青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报价周期中(10月20日至11月19日),以DR007为代表的货币市场短端利率、3个月SHIBOR、银行同业存单利率等出现不同程度的上行走势。这意味着在本次报价周期中,商业银行在货币市场的融资成本边际上升,也令其主动下调11月LPR报价的动力进一步削弱。

  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四季度降准、GMLF降息预期纷纷落空,缺乏降准降息的引导,LPR下调空间不足。与此同时,当前经济最大不确定性在地产,政策调整限于政策边际宽松,货币政策偏好结构性工具。随着财政发力和宽信用逐步显现,LPR降息也并不值得博弈。

  货币政策“稳字当头”,更突出服务实体经济

  央行最新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要持续释放LPR 改革潜力,充分发挥LPR 改革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以市场化方式促进金融机构将更多的金融资源配置到小微企业,增强小微企业信贷市场竞争性,推动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上述报告也公布了最新贷款利率变化情况。数据显示,9月除票据融资加权平均利率环比6月下降外,一般贷款利率环比6月上升0.1个百分点,其中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也上升0.01个百分点。

  对此,王青认为,近期贷款利率“不降反升”态势值得关注,这表明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阶段,银行出于风险防控考虑,更加愿意向企业提供低风险的短期票据融资,而在发放贷款方面更为谨慎,要求的贷款利率水平更高。

  从宏观层面看,上周公布的10月宏观数据显示,在煤炭增产保供、疫情对消费冲击减弱带动下,近期宏观经济实现“弱企稳”,止住了此前几个月的较快下行势头。不过,当前宏观经济供需两端依然较弱,“寒潮”对经济的拖累效应不容低估,未来一段时间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需求仍较大。另外,针对小微企业的抒困减压政策也需要进一步加码,也需要金融机构进一步向实体经济合理让利,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

  最新一期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要坚持把服务实体经济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稳定市场预期,努力完成今年经济发展主要目标任务。

  明明分析,复盘全年货币政策,可以清楚地发现以下几个特征:一是狭义流动性维持平稳,DR007在2.2%附近运行;二是信贷政策聚焦于涉房贷款的管理,体现为从紧到边际转松的过程;三是公开市场操作从上半年的100亿滚续操作转为下半年操作灵活度提升,滚续规模增大;四是基础货币投放以再贷款为主;五是下半年多种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出台。

  “可以看出,对冲流动性缺口、维持资金利率围绕政策利率运行贯穿全年,而在经济增速下行寻底、经济结构转型目标较强、金融底部夯实的过程中,货币政策更为偏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实现结构性宽信用。从这个角度,预计总量层面的宽松工具暂时仍然难以看到。”明明表示。

  央行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了下一阶段的主要政策思路。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以我为主,稳字当头,把握好政策力度和节奏,处理好经济发展和防范风险的关系,做好跨周期调节,维护经济大局总体平稳,增强经济发展韧性。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保持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